<video id="xuscm"><dl id="xuscm"><em id="xuscm"></em></dl></video>
      1. <strong id="xuscm"></strong>
        <span id="xuscm"><output id="xuscm"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2. <cite id="xuscm"></cite>
      3. <optgroup id="xuscm"><em id="xuscm"></em></optgroup><sub id="xuscm"><blockquote id="xuscm"><strike id="xuscm"></strike></blockquote></sub>
        <sub id="xuscm"><sup id="xuscm"></sup></sub>
        新鮮事兒
        兩江新區官網> 生活資訊> 新鮮事兒 > 正文
        尋覓國立藝專的重慶記

        ????核心提示

        ????抗戰時期,國立藝專西遷重慶,在璧山、江北留下了珍貴足跡。在這段“無愧中國藝術的先鋒之旅”中,一個個在中國美術史上熠熠生輝的大師和重慶結緣,在戰火頻仍的年代留下不朽名作,賡續了中國藝術教育的血脈。

        ????70多年過去了,如今我們再來尋覓這段難忘的記憶,就是要充分發揮歷史文化遺存的價值,讓其活在當代、服務當下,奏響弘揚民族文化、增強民族自信心的時代樂章。

        ????“我興奮得鞋子都沒穿好,抓起一把報紙就沖到街上,一路跑一路高喊:號外!號外!日本投降咯!”

        ????這是《新華日報》報童王清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對1945年8月10日山城之夜的回憶——當天,日本投降的消息傳遍重慶大街小巷,全城沸騰了!

        ????沉醉在狂歡之夜中的,還有藝術大師豐子愷一家。他的長女豐陳寶生前在《抗戰時期的豐子愷》一文中寫道:“捷報傳來,父親帶著我們兄弟姐妹,匆匆趿拉著鞋,一同奔向沙坪壩大街去領略滿街群眾歡騰雀躍、爆竹之聲震耳欲聾的熱烈氣氛……”

        ????豐子愷因何來渝呢?“父親應當時國立藝術專科學校(下稱國立藝專,中國美術學院等高校的前身)校長陳之佛之聘,率眷于1942年11月離開遵義來到重慶,卜居于市郊沙坪壩。”豐陳寶在回憶文章中稱。

        ????“1942年冬,國立藝專從璧山松林崗遷到江北磐溪后,陳之佛為國立藝專聘來豐子愷、傅抱石、黃君璧、李可染、吳作人等一批名師。”四川美術學院中國抗戰美術研究中心主任、首席專家、教授凌承緯說,一個個在中國美術史上熠熠生輝的大師,因國立藝專這座抗戰時期國內最高美術學院,和重慶結緣,在戰火頻仍的年代留下不朽名作。

        ????70多年之后,國立藝專在重慶還有跡可循嗎?

        ????國立藝專在渝六年 碉堡宿舍至今仍有人居住

        ????“江老師,還不打算搬下山跟著晚輩享福啊!”

        ????“住了60多年,都有感情啦。”

        ????7月23日,記者來到璧山區松林崗。這里茂林修竹,一派田園風光。一條300余級的石梯從山腳蜿蜒而上,一眼望不到盡頭。記者跟隨璧山區檔案局工作人員羅楊走到半路時,碰到了69歲的璧山四面山村村民江海明,于是就有了羅楊和江海明的這番對話。

        ????1940年冬至1946年夏,國立藝專西遷至重慶辦學。來渝之后,其最初選址便是璧山。

        ????“我們腳下這條小路,是國立藝專教室到宿舍的必經之路。”羅楊邊走邊對記者說,江海明住了60多年的家,就是國立藝專昔日的宿舍。

        ????關于國立藝專宿舍,畫家吳冠中曾在《出了象牙之塔》一文中有生動描述:“璧山縣里借的‘天上宮’等處的房子不夠用,便在青木關附近的松林崗蓋了一批草頂木板墻教室,學生宿舍則設在山頂一個大碉堡里,上山下山數百級……”

        ????吳冠中記憶中的宿舍如今什么模樣呢?記者緊跟羅楊上至山頂后,一座滄桑的夯土墻平房映入眼簾——條石堆砌而成的基座硬朗如初,土黃色的外墻已布滿“皺紋”。

        ????這樣的“大碉堡”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失望。

        ????其實,“大碉堡”確實存在過。記者查閱資料后了解到,畫家盧是創作于1941年的木刻版畫《四川松林崗國立藝專宿舍》中,碉堡高三層,雄偉壯觀。

        ????那為何現存的只有一層呢?“父母覺得那么高沒啥用,把房子買來后拆掉了上面兩層。”江海明回憶,上世紀50年代初,父母花了150元將這座碉堡買下,改造后才住了進去。

        ????這個陪伴江海明一生的家,是國立藝專重慶時期僅存的建筑舊址。

        ????“中國美術學院抗戰時期有9年西遷辦學歷程,其中有6年是在重慶度過的。”凌承緯說,1937年底,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西遷,1938年,該校和已西遷的國立北平藝術專科學校合并為國立藝專。國立藝專于1940年西遷至重慶璧山(先在城區天上宮,后在青木關松林崗),又于1942年遷至江北磐溪。

        ????讓學生手抄七萬字《歷代名畫記》 學校云集傅抱石李可染等名家

        ????“之佛先生道鑒:敬啟者,藝專呂(呂鳳子)校長因病辭職。茲請先生繼任,一再辭讓,迄未允就,謙沖之懷至取欽佩,惟藝專為國內惟一藝術學府注,非以德高望重者主之不足立,一再考慮,仍以先生為唯一適當人選……”

        ????1942年6月18日,民國教育部長陳立夫致信陳之佛,請他擔任國立藝專校長一職。在此之前,陳之佛屢次堅持不就。

        ????“最終,陳之佛同意擔任。”凌承緯介紹,陳之佛提出的條件之一,便是“將學校由青木關遷至隔嘉陵江與中大(中央大學)相對的磐溪”,教育部一口答應。

        ????1942年冬,國立藝專遷到江北磐溪后,因為交通方便,臨近中央大學,陳之佛為國立藝專聘來豐子愷、傅抱石、黃君璧、李可染、吳作人等一批名師,可謂陣容堂堂。

        ????70多年匆匆流逝,還能觸摸到那時國立藝專的身影嗎?

        ????7月24日,記者按照手機導航提示來到江北黑院墻社區,這里毗鄰嘉鴻大道,車流如織,高樓林立。該社區中的國立藝專舊址被一堵灰色的水泥圍墻圍住,圍墻上還張貼著數十張國立藝專的圖文展板。踮起腳來,記者看到了圍墻內的景象——雜草叢生,幾棵小樹孤零零地站立在這片曾云集了眾多大師的沃土上。

        ????雖然物質上的遺存不復存在,但國立藝專師生交往的故事卻流傳了下來。

        ????記者從已故畫家郝石林的回憶文章中得知,其在磐溪國立藝專求學時,傅抱石對學生要求嚴格,讓郝石林印象深刻。1943年夏,傅抱石建議學生人人手抄一本唐代張彥遠著的《歷代名畫記》,以便參考之用。于是,郝石林用了20多天,將7萬多字的《歷代名畫記》抄寫完成,潘天壽為其題寫了書名。

        ????此后,郝石林還從傅抱石處借來唐代畫圣吳道子畫的《天王送子圖卷》原大照片,苦畫了25天才臨摹完成。“在畫的過程中,多次得到傅抱石先生的指點和教誨,我是終生難忘的。”他曾在回憶文章中這樣寫道。

        ????除了向學生播撒藝術的種子外,國立藝專教師還支持學生進步運動。

        ????“吳凡主辦的壁報《雨蕾》,為紀念魯迅先生逝世9周年(1945年),特地請李先生(李可染)畫魯迅像,李先生不但滿口答應,并馬上畫了出來……”已故美術理論家華夏曾回憶道。

        ????版畫家吳凡生于重慶,他作于1959年的版畫代表作《蒲公英》,曾在德國萊比錫國際版畫比賽中獲得金獎。“父親是國立藝專1944級的學生,1946年隨校遷到杭州,直至1948年畢業。”吳凡之女吳融介紹,求學期間,父親除了辦壁報外,還熱衷于演進步話劇,得到了李可染等大師的支持。

        ????日本投降后豐子愷作畫送親友 不久學校遷至杭州

        ????“學習材料多半從上海經過重重封鎖遠道運來,飯中都可挑揀出無數砂石、蛀蟲、鼠糞……”在《烽火藝程: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友回憶錄》一書中,畫家譚雪生回憶了國立藝專在重慶期間的諸多細節。

        ????“在如此艱苦的環境中,呂鳳子、豐子愷等藝術大師都在重慶創作了載入美術史的代表作。”凌承緯說,藝術大師創作于抗戰期間的名作保存至今的并不多,呂鳳子的代表作《四阿羅漢》是其中之一,現收藏于江蘇省美術館。

        ????《四阿羅漢》作于1942年10月,呂鳳子借四阿羅漢嬉、怒、悲、憤的形態,諷刺了國民黨當局的腐敗。這幅國畫轟動了畫壇,于1943年在第三次全國美術展覽會上獲得唯一一個一等獎。

        ????豐子愷名作《勝利之夜》的“出生地”也是重慶,現收藏于重慶建川博物館。1945年8月15日中午,日本天皇以廣播《終戰詔書》的形式,向公眾宣布無條件投降。8月18日,豐子愷作出此畫,描繪出一家四口看到和平曙光時的興奮之態。

        ????在這之前,豐子愷還畫了多幅《八月十日之夜》分送親友,其中一幅題款為“八月十日的爆竹比八年的炸彈更兇”。

        ????為何重慶市民在8月10日就得知了日本投降的消息呢?史料記載,8月10日,日本外務省通過中立國瑞士、瑞典政府,將日本接受《波茨坦公告》照會轉交中、美、英、蘇四國政府。當晚7點左右,日本投降的消息被美國新聞處(當時設在渝中區兩路口)證實。美國新聞處立刻向中國方面通報了這一消息。這時,設在重慶的《新華日報》等媒體早已按捺不住,爭相予以披露。

        ????當晚,豐子愷幾乎徹夜未眠,他曾在《狂歡之夜》一文中寫道:“路上遇到許多鄰人,他們也是歡樂得疲倦了,這才離開這瘋狂的群眾的。‘豐先生,我們來討酒吃了!’后面有幾個人向我喊……帶了滿身歡樂的疲勞而返家的時候,已是后半夜兩點鐘了。就寢之后,我思如潮涌,不能成眠……不知不覺之間,東方已泛白。我差不多沒有睡覺,一早起來,歡迎千古未有的光明的白日。”

        ????日本投降后,教育部命令:“該校永久地址,業經決定遷設杭州。”1946年夏,國立藝專師生從磐溪分三路(北路經西安、南路經貴州、中路沿長江)陸續返回杭州,經數次更名,不斷發展成為如今享有盛譽的中國美術學院。

        ????西遷辦學中,國立藝專數易其址,五易校長,賡續了中國藝術教育的血脈,是中國美術學院歷史上濃墨重彩的篇章之一。

        ????為民族存亡鼓與呼

        ????“西遷時期,學院歷經顛沛流離,但還是取得了舉世公認的豐碩的教育成果。國立藝專在重慶期間,成為全國藝術學子向往的藝術圣地,聚集名家無數,培養優秀學子無數。”近日,“世紀同心——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藏國立藝專西遷時期師生作品展”在渝舉行,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執行館長余旭鴻在前言中這樣寫道。

        ????在去年4月舉行的中國美術學院建校90周年慶典上,中國美術學院院長許江也對該院西遷歷史評價道:“讓戰火硝煙的大地成就漂泊的無盡課堂,讓危亡的中國在這里存持天地文心、生民新命。如是艱苦卓絕、使命卓絕,無愧中國藝術的先鋒之旅。”

        ????有專家指出,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源流奔騰到如今,每到重大歷史關頭,文化都能感國運之變化、立時代之潮頭、發時代之先聲,為億萬民眾、為偉大祖國鼓與呼。

        ????“在民族危亡之際,當中華民族面臨外來入侵者的野蠻侵略、轟炸、屠殺之時,包括國立藝專師生在內的藝術家的愛國情被真正激發出來,在藝術報國之路上勇敢自信地前進。”凌承緯說,正因如此,中國藝術教育的血脈得以延續,民族文化得以弘揚,民族自信心得以增強。

        ????“梳理、研究國立藝專西遷歷史,展出相關藝術作品,是為了給如今的藝術家以啟迪。”凌承緯表示,藝術家的創作應努力把個人的藝術追求、學術理想同國家前途和民族命運緊緊結合在一起,把當代中國發展進步和當代中國人精彩生活表現好,努力做對國家、對民族、對人民有貢獻的藝術家。

        ????留住抗戰美術的印記

        ????為了完成這次選題,我跑了當年國立藝專西遷重慶時的兩個主要的點——江北磐溪和璧山松林崗。國立藝專的西遷,特別是它在重慶的那段歷史,是20世紀中國美術史不能繞過的精彩一筆。作為一名年輕的文化記者,我對此抱有濃厚的興趣,尤其是當聽說璧山還保存有國立藝專的建筑舊址時,我興奮極了。

        ????但是,恰如我在上文中描述的那樣,歷經70多年的風雨后,璧山的國立藝專舊址與原貌已大相徑庭;在江北磐溪,圍墻包圍的藝專原址中,只剩下雜草和幾棵孤零零的小樹。

        ????抗戰期間,大量畫家云集重慶,創造出令人矚目的藝術成就的同時,他們更是用畫筆作刀槍,成為抗戰中獨特的一支“軍隊”。因此,他們的故事除了當以畫展等方式加以宣傳外,承載這些故事的舊址也應該得以保護,并加以修繕和利用。

        ????在這方面,我們不妨可借鑒重慶抗戰戲劇博物館的做法。該館館址就在抗建堂,通過打造重慶抗戰戲劇歷史陳列,向公眾系統、全面地展示重慶抗戰戲劇的基本歷史概況,讓歷史“活”起來。(記者 趙迎昭)

        編輯:付斯穎
        中國 ● 重慶兩江新區黨工委管委會 地址:重慶渝北區金渝大道金山大廈招商電話:8623-67573888 8623-67573997
        渝ICP備15010887  |   渝公網安備 50019002501334號  | 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4065)  |  主辦:重慶兩江新區黨工委管委會
        主辦:重慶兩江新區黨工委管委會
        執行:兩江新區宣傳部(文明辦)
        影音先锋在线天堂影院